平平都是国族宣称,为什幺涂们比傅榆无理?

发布时间:2020-07-08 编辑: 查看次数:840

平平都是国族宣称,为什幺涂们比傅榆无理?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在金马奖颁奬典礼上,中国(大陆)演员涂们主张台湾是中国的一部份,台湾(台湾省)导演傅榆主张台湾是独立国家。这两个主张是统独议题上长久以来相抗的主张,也常被当成对等的。

我同意这两个主张相抗互斥,但我认为它们并不对等。它们并不是站在平行跑道上互相公平竞争的对手,在这篇文章里,我会试图说明:事实上,涂们的主张比傅榆的主张要求更多,需要更多理由才能证成。换句话说,在其它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涂们的统一说会比傅榆的台独说更不合理。

先说结论。粗略来说,统独战场试图决定台湾是独立国家还是中国的一省。这个问题看起来是单一个问题,但不同立场提出的答案不见得对等。傅榆主张她不想要属于中国,这是在宣示自己的国族认同;涂们主张傅榆应该属于中国,这是在宣示别人的国族认同[1]。人无权替别人宣示国族认同,特别是当别人的国族认同就是辩论题目的时候。这是为什幺涂们的统一说比起傅榆的独立说需要更多理由支持,才能成立。

如果你觉得「每个人都只能宣示自己的国族认同,不能宣示别人的」很奇怪,在进入以下比较细的说明前,可以先考虑一下这样的荒谬情况:如果我们有权替别人宣示他的国族认同,那我也可以替涂们宣示说他其实不是中国人而是澳大利亚人,而且在其他条件相等的情况下,我的宣示不会比涂们自己的宣示更不合理。

接下来,我想比较仔细说明,为什幺我觉得上述结论成立。让我们从一个假设情况开始讨论。

这学期课堂的研究题目是关于青蛙,班上要分组报告,老师选了六种青蛙,作为六个组要研究的题目。老师把六种青蛙的名字写在黑板上,要求同学们自己选择要参加哪一组。大华选了台北树蛙,小明选了盘古蟾蜍,大华对此感到很不满,他觉得小明应该要跟自己同一组。大华举手说:「小明应该要来台北树蛙这一组啦!」。

大华举手宣示了意见,然而老师不应该认为这个宣示有权力改变小明的组别,照理来说,你只能选择自己要去哪一组,不能替别人选。

确实,大华可能握有很好的理由,足以说明「台北树蛙」对小明来说是更好的选择,例如:

台北树蛙很常见,是方便的研究对象。事实上,小明家旁边的公园就有台北树蛙。其实,小明是台北树蛙的后代子孙。

不过这并不会影响大华无权宣示「小明应该属于台北树蛙这一组」的事实。每个人自己宣示自己要去哪一组,不多不少。如果我们要说大华有权替小明选择组别,那其他同学似乎也可以合理主张,自己有权替另一个同学选择组别,当然,这也可以是一种分组方式,不过除非你想要用一整个学期来分组,否则应该不会这样做。

大华可以尝试说服小明,加入「台北树蛙」是好选择,但是大华无权直接替小明宣示。

在这里我们岔个题,虽然「该怎幺说服小明」不是本文的重点,但如果大华神智清楚,他显然不会选择下列做法:

跟老师抗议说蟾蜍不是青蛙。逼迫其他组别同学表态说,小明想要参加的组根本称不上是真正的组。威胁那些支持小明意愿的同学说,如果不公开道歉,就不能参加班际歌唱大赛。

或许有人会质疑,如果说关于国族认同,每个人都只能替自己表态,不能涵盖更多範围,那傅榆的表态範围,显然也不合理地涵盖了其他台湾人(或者以中国的角度:台湾省人):

希望我们的国家可以被当成一个独立的个体来看待,这是我做为一个台湾人最大的愿望!

这个表态显然不只是在主张「傅榆不属于中国」,也是在主张「其他台湾人都不属于中国」。

在一些情况下,我同意这个顾虑存在,不过以目前讨论,我认为傅榆的表态範围是合理的。

首先,目前的讨论题目就是「台湾是否属于中国?」。对任何一个台湾人个体来说,要对这个题目表达意见,就算「台湾属于中国」和「台湾不属于中国」不是唯一的两个答案,至少也是符合规格并且可以理解的答案。如果每个台湾人都只能表达他自己是否属于中国,而不能表达台湾是否属于中国,看起来就不太像是在讨论「台湾是否属于中国?」而是更像是在讨论自己要不要「投奔中国」。

再来,即便有些台湾人不认为自己属于中国,也不认为自己属于台湾(例如,如果花莲人普遍认为自己跟两者都格格不入,想要发起独立),他们的国族认同也可以当作跟现在的「统独」平行对等的议题来讨论:不论统独的结论如何,「花莲独立」的倡议者都不会满意,因为他们发起的是不同的问题,需要不同的辩论。

值得注意的是,说涂们的统一说比傅榆的独立说更不合理,并不是在说两岸统一比台湾独立更不合理。逻辑上,两岸统一当然有可能是合理的结局(就像台湾跟日本合併也是逻辑上可能的结局),例如,假若中国的绝多数人欢迎和台湾统一,而且台湾的绝多数人也欢迎和中国统一。本文想指出的是,不管统独的讨论进展如何,比起傅榆,涂们的宣示都相对不合理,因为他做了自己无权做出的宣示:宣示另一群人的国族认同。

我自己并不认为统一是合理选项,不过这篇文章并不是在主张统一不会是合理选项。这篇文章也不是在主张中国人无权宣示「欢迎台湾回归」、台湾人无权宣示「希望回归」。这篇文章主张的是,在当前统独议题上,中国人无权宣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就像在花莲独立的议题上,宜兰人无权宣示「花莲是台湾的一部分」一样。花莲的未来应该让当地人决定,其他县市的台湾人可以表示「欢迎花莲成为台湾的一部分」或「不想要跟花莲同一国」,但不能擅自代表花莲,主张「花莲是台湾的一部分」。

「台湾应该跟中国统一」在统独议题上是两个主要主张之一,我们习惯它出现,即便自己有其他想法,也多半将其视为对等的竞争主张。藉由这篇文章,我想提醒大家,这种认知习惯可能让我们忽略一个话术,一个替别人宣告国族认同的话术。

在当前统独议题下,给定中国人欢迎台湾「回归」的事实,台湾人有权个别宣示「台湾属于中国」或「台湾是独立国家」,但中国人无权做这些宣示,因为这是在替别人宣示他的国族认同。假设「黑龙江是否属于北韩」这个争论存在,在这个争论里,如果你不是黑龙江人,就不能宣示「黑龙江属于北韩」。

NOTE

  1. 有些人可能觉得「国族认同」用在这里不準确。因为「中国台湾金马奖」暗示的「台湾属于中国」不见得是直接谈人们的认同意向,也可能是在试图陈述政治上的事实(即便不见得陈述得正确),或者表达政治上的根属关係。不过大家应该都会同意,在当前人们讨论的一整包统独问题里,人们有哪些国族认同,是不能避免的议题。即便一个人以陈述「政治上的事实」的方式来主张统一或独立,最终不处理国族认同议题,也难以让这些政治事实有正当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