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沙发冲浪客,你们要不要来云林玩!国中老师帮助乡下孩子和世

发布时间:2020-06-26 编辑: 查看次数:286

沙发冲浪(Couchsurfing)是人助旅行时代的开端,世界各地注册者在网站上免费提供沙发(有时候不一定是沙发,也有可能是地板、和主人分享一张床、甚至有可能会有自己的一间房间),和陌生旅人短暂分享他们的生活。

旅人可以在旅行前,上网搜寻当地愿意免费提供住宿的主人,透过信件来往确认后,到当地就能够住进当地人的家。

沙发冲浪对于我来说,从来都不只是免费住宿。

旅人利用沙发冲浪旅行有诸多好处,像是住进当地人的家,看见一般观光客看不见的当地真实生活、深入的文化观察、结交异国朋友等;但不可否认地沙发冲浪也有其风险,比如说临时被放鸽子、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住进陌生人家的安全性、和沙发主人因为语言不通产生的误会、双方文化不同,习惯不合而相处不愉快.……

但是以我自己的沙发冲浪经验,好处是远远多过于风险。

我在日本关西地区沙发冲浪的时候,就和一个四十岁的独居男子在他岚山的家烤章鱼烧、观察日本社会因应独身时代时的变化、聊了天狗、姨捨山、竹子公主等小时候读过的日本故事,聊同属筷子文化圈的日本的孝道跟华人的孝道有何不同,听他过去靠沙发冲浪了五十多国的故事,我们也一起接待了另一位前KGB的俄国女生。

在奈良的时候遇见对台湾有狂爱,自学中文和台语的日本搞笑男子组,令我感动的是,半年后,他们两个赞助我一起和他们到合掌村公路旅行。

在大阪,我住在阿拉伯人的家,听他如何反抗父亲,挣脱社会与宗教的枷锁,一个人到日本来圆梦(去日本旅游还能学到沙乌地阿拉伯文化,真棒!)。我还带他去看甲子园棒球赛,透过棒球跟他介绍日本与台湾的历史和微妙的台日情结。

我另一位沙发冲浪重度使用者的女性朋友,对沙发冲浪新手的建议是:

当她在规划旅行时,即使已经找好了沙发主人,看起来也都很靠谱,她也会把附近旅馆资讯準备好,以防万一(沙发主人临时放鸽子、沙发主人心怀不轨)。

另外,在选择沙发时也有很多要注意的,比如说有没有沙发安全认证、是否提供照片、档案描述够不够详实、沙发友的评价…等。

一位日本沙发主人曾经跟我分享过一个故事:

有一次两个女性旅人很紧急在半夜写信给他,希望他能够收留她们二位,因为他们被前一位沙发主人性骚扰。

这个好心的日本沙发主人收留了她们,也陪同她们一起review那位沙发主人的档案,发现在他的评价中,已经有很多人的负评,但是这两个天真的女生就这样大剌剌的去住了!会有这样的事件发生,显然是出发前的功课没有做好,还好后来没有发生什幺事,真是万幸!

还有一位男性朋友曾经到奥地利沙发冲浪,对方也是男性,在档案上也清楚注明两人会共享一张床,没想到我的朋友晚上上床盖好被子之后,对方从浴室全裸出来,钻进被窝里就从后面紧紧抱住他。在他严正拒绝后,对方才不敢放肆,但也因此有了跟一个裸男同床共眠的好故事。

嗨,沙发冲浪客,你们要不要来云林玩!国中老师帮助乡下孩子和世

如同我前面提到的,沙发冲浪对我来说,其实不只是沙发冲浪,更重要的是它能让我看见在当地生活的人,透过跟他们聊天,更深入的了解当地文化。我相信大部分的人使用沙发冲浪,也不是只图那免费住宿的小便宜。

身为沙发主人,在沙发冲浪网站上,我最常利用的反而不是住宿功能,网站上除了提供住宿的选项之外,你也可以选择和来自世界的旅人喝杯咖啡、或花自己可以允许的时间带他到处逛逛。

来台北之后,因为自己在外租屋不方便,因此我把「住宿」选项设为「Maybe」,也在档案里注明:

因为这样,我每个月会收到2-3位来自世界各地的沙发客的来信,当我确认对方的语言程度OK、档案看起来友善有趣诚恳、没有负面评价、是针对我发信而不是罐头讯息发给所有在台北的沙发主人,我就会提供我方便的时间地点,和他见面聊聊。

我常常觉得,旅行是一种心情,每次和这些沙发冲浪见面,就好像在那几个小时,透过他们的眼睛,重新看待这块土地,也透过他们的分享,让我觉得好像到他们的国家或他曾经旅行过的地方绕了一圈。我更喜欢把我在当时生活中的烦恼、感想和他们分享,问问他们的看法,让他们可以帮助我跳脱框架思考。

每次见面前,我也会读读最近发生在他们国家的新闻,和他们讨论当地人怎幺看待这些事情,让自己不要被媒体拉着走,而且每个月会有几次可以把自己身为社会人的种种标籤拿掉,舒舒服服地做自己,也算是一种心理疗程了!

你说,可是我又不住在大城市,家里也不是观光区,会有沙发冲浪客愿意来吗?

Well, where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 Where there is a host, there is a couchsurfer.

我想要分享一个把沙发冲浪利用到最淋漓尽致的故事。

一位在云林一所中学工作的朋友C,在课余时间就带着学生到沙发冲浪网站上看最近在台湾或要来台湾沙发冲浪客,如果和学生发现了哪些有趣的人,朋友C就会主动发信给这些旅人,请他们到云林来玩,顺便到学校利用课余时间和这些云林的孩子互动。

嗨,沙发冲浪客,你们要不要来云林玩!国中老师帮助乡下孩子和世

朋友C帮这些云林的乡下孩子打破了校园的围墙,把教室扩大到全世界,而学生透过这样的参与过程,完成了一次真实的沙发冲浪经验,也藉机扩展视野,透过这些沙发冲浪客学到课本上学不到的东西。

比如说,瑞士人J教会学生不把自己习以为常的东西视为理所当然,他对于台湾「有音乐的垃圾车」惊艳不已。

嗨,沙发冲浪客,你们要不要来云林玩!国中老师帮助乡下孩子和世

我的克罗埃西亚朋友当初在台湾当交换学生的时候,戏称台湾人都是Garbage zombie(垃圾殭尸),只要垃圾车音乐响起,大家都好像着魔一样,从家里提着垃圾袋大量涌出,催眠似的往垃圾车移动。她很享受晚上的这种魔幻时刻。

来自华盛顿州的温哥华的J ,教会了学生幽默感。学生问他为什幺肌肉那幺大,练体操的他说:「我很容易流汗又很容易秃头,所以只好有大肌肉。」(也帮学生上了小小地理课,华盛顿州的温哥华,不在华府,也不在加拿大。)

嗨,沙发冲浪客,你们要不要来云林玩!国中老师帮助乡下孩子和世

嗨,沙发冲浪客,你们要不要来云林玩!国中老师帮助乡下孩子和世

来自斯洛伐克的A,教会了学生语言的重要性,与跨出去的勇气。

他说:

嗨,沙发冲浪客,你们要不要来云林玩!国中老师帮助乡下孩子和世

斯洛伐克男孩在台湾冲浪的影像纪录

最后,就连学校其他老师,也加入他们,努力用不灵光的英文和他沟通,他是给学生最好的榜样,想要表达的东西一个字说不出来,就用五六个字加在一起来表达。

学生最后,也从自己的老师身上学到了不怕犯错的勇敢尝试。

嗨,沙发冲浪客,你们要不要来云林玩!国中老师帮助乡下孩子和世

就像来自土耳其的A说的:

朋友C也发现到,随着一次又一次沙发冲浪的接待,小朋友也越来越进步,他们不仅更敢说英文了,学习也有了动机,透过这些沙发客的眼睛,他们更了解自己,也了解世界。

比如说,他们一开始只能问「你喜欢BL吗?」然后自己就一群人咯咯笑了起来,也不管老外听不听得懂,但是在几次练习之后,也观察到老师和沙发客的相处,他们也学会了同理心,知道该怎幺站在对方的角度想,也会主动问很多问题了。

学生在这个过程,学会了最珍贵的「勇敢」、「同理」、「好奇心」三个宝物,我也相信这三个宝物,会一辈子跟着他们,带他们飞翔到他们没有想像过的美丽。

虽然是在云林,但是这些小朋友的世界很大,心很辽阔。

我一直都认为「能自在地和外国人相处」,不是一种人格特质,而是能够透过练习达到的一种能力。在台湾,国际观总是被认为是菁英的特权,也几乎与竞争力画上等号,但我认为的国际观,其实只是能够「对世界保持好奇与关怀的态度」,无关英语能力也无关乎阶级,而国际化,就是能够和来自世界各国的人,不卑不亢的相处,仅仅而已。

这不是为了竞争力,而是为了让我们成为一个更完整、更好的人。

每次在分享这些人助旅行小故事时,我都忍不住想像,如果他们其中有个人是未来的教育部长,认识一位芬兰的朋友,会不会在制定教育政策时,更能摆脱菁英主义,把资源拿来关注弱势,重视每个人的受教权。

如果未来的总统,在求学时期有来自五大洲的朋友,他在思考台湾未来时,就不会困在两岸关係的僵局里,而是能够有更大的格局,看清楚台湾在地球上的位置和优势。

未来的产线管理工程师,如果认识了来自东南亚的朋友,在工厂工作时,会不会愿意对那些来自东南亚的劳工多点尊敬与理解。

未来的老师,有欧洲、非洲、中南美洲的朋友,他们上起地理课、历史课,课本上面那些枯燥乏味的文字,能不能在他的魔法棒一挥下,变成一个又一个人的故事?

未来的大学生,在求学时期就能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变成朋友,当他毕业时,他的最高眼光就不会只是放在台积电,他会不会再勇敢一点,到世界上闯一闯,就像他那些朋友当初来台湾闯一闯一样?

如果这样,台湾会有多幺不一样?

如果你想听到更多关于沙发冲浪精采绝伦的故事,可以持续follow人助旅行部落格和脸书专页哦!

嗨,沙发冲浪客,你们要不要来云林玩!国中老师帮助乡下孩子和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