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各自独立却又渴望统一的奇特国家──《南北韩:东亚和平的新

发布时间:2020-06-15 编辑: 查看次数:543

两个各自独立却又渴望统一的奇特国家──《南北韩:东亚和平的新 

  曾被外人称为「隐士之国」,同时又有着「小中华」之称的朝鲜王朝,在经历长达三十五年日本殖民统治后,于一九四五年随着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韩半岛上的朝鲜民族终于获得解放。然而,在美、俄协议之下,解放的韩半岛随即以三十八度线为界,开始短暂的信託管制时期。其后,在美、俄两国各自扶植之下,南、北韩分别成立主权独立的国家。而随着韩战爆发,激战三年后交战阵营签下停战协议,但南、北韩的「分断体制」已在冷战格局下逐渐定型,成为常态直至今日。而各自发展七十余年的南、北韩,近年来也以迥然不同的方式,获得世人的注目。

  三十八度线以南的大韩民国,经历了高度经济成长的「汉江奇蹟」,从未开发国家迈入已开发国家之林的同时,还完成多次政党轮替的政治民主化。而在极力争取对外经贸交流的同时,近年来又创造出席捲全球的韩流风潮;三十八度线以北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虽然资源有限且主动与世隔绝,但在冷战时期与其站在同一阵线的国家纷纷倒台或转型的同时,却是唯一仍坚持社会主义路线,并实现三代世袭统治的神祕国家。而靠着试射导弹与核子试爆,今日的北韩亦紧紧抓住世人的目光。

  有趣的是,儘管这两个主权独立国家──一个已列入世界上最开放先进的国家,另一个成为世界上最封闭守旧的国家,有着迥然不同的发展轨迹,但在民间互不往来、高层相见有限且已逾七十年的分断时期之中,「统一」却是这两个国家至今仍坚守不变的共同目标。也因此,这七十年间南北关係的演变,不但是韩国政治学界中最重要的课题,亦已出现不少深具影响力的学术专着。而这本《南北韩:东亚和平的新枢纽》之所以值得受到我们重视,除作者金鍊铁教授是韩国现任的统一部部长,对当前韩国的「韩半岛政策」有实质影响力之外,更重要的是,这本书透过对韩国自我认知的建立、对北韩的理解、对国际局势变化的掌握,以及对南北关係演变史的省察,清楚地勾勒出当前南韩进步派「对北政策」与「韩半岛政策」的逻辑,可说是本兼具学术理论意涵,同时亦具有政策可操作性的行动方案。

  本书的出发点:提出解读南北关係史的新视角

  本书的韩文原名为《七十年的对话》,而原书封面上还有个附标:「새로 읽는 남북관계사」(新读南北关係史)。事实上,此处所谓「新的读法」,可说是本书最核心的关键部分。金鍊铁部长所提出的新读法,乃是在本书前言部分所提出的三个观察南北韩关係的视角:一、以南韩为主体的主动途径;二、审视国际形势的整体途径;以及三、观照南北韩发展史的历史途径。而南北韩之间从冷战初期的对决模式迈向对话,开启对话后又因国内政治民主化与国际局势变动等因素,展开变迁历程,依照各个政权而有所不同的对话模式,则是检视上述三个途径是否有效的重要依据。而唯有掌握这三个面向,南韩才能在深受国际与北韩局势影响的南北关係中,掌握主动的话语权,同时发挥其对韩半岛事务的影响力。

  金部长认为,观察北韩行动后再採取行动乃是出于被动的分析,不是积极解决问题的角度。若採用被动分析的方式,就会被情势牵着走,还来不及有变化,南韩可能就已经政权轮替。考诸过去南北韩关係史,两韩关係改善时期,都是由南韩主动出击,南北韩关係的改善亦是两韩互动的结果。其次,金部长指出,周边国家的自身利益,将影响到这些国家对韩半岛的政策与态度,也因此必须以更宽广的角度来解读南北关係。其中,最重要的则是南、北韩与美国的关係,这三者的关係必须寻求良性循环,才有利于南北关係的发展。如果南韩对北韩的政策与其他国家的对北政策有所冲突,势必将影响韩国与他国关係,同时也会对南北韩关係造成不良的影响。最后,他认为综观南北韩关係史,可以发现南北韩关係一个不变的性质,亦即:承认对方时,双方就会展开对话与接触;不承认对方时,双方就会产生对立和冲突。也因此,南北韩七十年的对话过程给我们的启示在于:「如果希望北韩改变,南韩就得先改变,如果期待南北韩关係产生变化,南韩也必须先有所变化。」

两个各自独立却又渴望统一的奇特国家──《南北韩:东亚和平的新

  本书的立论基础与其政治影响力

  以历史时序与政权轮替为经纬,透过七个时期对南北韩关係的爬梳与整理,金鍊铁部长确立了南韩进步派对北政策的逻辑一致性,同时亦毫不留情地批判韩国保守派对北政策的失败。其对于两韩关係本质的「本体论」立场是:南北韩是国家分裂中的单一民族,而南韩是具有主动改变现状能力的民主国家;关于理解国际局势、北韩以及两韩关係的「认识论」则是:各国都依照自己的国家利益来看待两韩关係,因此韩国必须掌握他国的政策走向,同时避免与其他国家的对北政策产生冲突。保守派的「北韩崩溃论」是最错误的期待,必须正视北韩的存在且主动与之交流与互动,方有可能改变北韩的态度;而对于韩国对北政策的「方法论」则是认为:统一不应当被视为结果,应将其视为一个持续改变状态的过程。

  虽然此书尚未加入文在寅总统时期的南北韩关係发展,但金部长的观点,的确符合当前文在寅政府对北以及对韩半岛政策的态度与做法。在金部长就任统一部长官之前,二○一八年由韩国统一部所发行的《文在寅总统的韩半岛政策:和平与繁荣的韩半岛》中,整理出文在寅总统的韩半岛政策是基于「五大原则」来推动「四大战略」最后达成「三大目标」。「五大原则」分别是:一、由我们主导来解决韩半岛问题;二、透过强化安保来维持和平;三、以相互尊重为基础来发展南北关係;四、重视和国民的沟通与合意,以及五、透过与国际社会合作来推动政策。四大战略为:一、阶段性与全面的途径;二、南北关係与北核问题并行进展;三、透过制度化来确保持续的可能性,以及四、透过互惠地合作来营造和平的统一基础。三大目标则为:一、解决北核问题以获得长久的和平到来;二、发展持续可能的南北关係,以及三、体现韩半岛新经济共同体,除此之外,也同时实现现阶段与北韩「和平共存、共同繁荣」的政策愿景。上述的这套韩半岛政策构想,完全呼应金部长所提出「南韩主动」、「审视国际」以及「关照南北韩关係发展史」的三个视角。由此可见,金部长对南韩进步派对北政策的理解之深,以及对当前韩国政府对北政策影响之鉅。

  南韩进步派的对北视角所遭遇的内部挑战

  虽说,金鍊铁部长的这套论述有其内在逻辑的一致性与完整性,是当前韩国进步派的主流观点,亦形塑出当前文在寅政府的韩半岛政策。然而,对于这套论述逻辑,在韩国的民主社会之中,并非没有反对的声音。尤其是对视北韩为死敌的保守派以及对统一漠不关心的年轻世代来说,他们亦有一套完全相反与不同的后设主张。对保守派来说,关乎两韩关係本质的「本体论」立场是:南北韩是国家分裂中的单一民族,但南韩是饱受北韩安全威胁的民主国家;而对国际局势、北韩,以及两韩关係的「认识论」则是:国家安全是各国最重要的国家利益,出于过往南北韩的经验,北韩并不是可信赖与交往的对象。在各国的封锁压力之下,北韩绝对有瞬间崩溃的可能;也因此保守派对北政策于行动上的「方法论」则会认为:统一是必须追求的结果,有可能一夕之间来临,必须做好万全的準备。至于对统一漠不关心的年轻世代,其实并没有严谨清晰的对北思维逻辑,主要是迫于现实生活中的经济压力,对统一并未抱持太多的期待与想法。

  在南韩,之所以会出现如此南辕北辙的对北思维,其中最重要的背景因素就是民主化的历程。在民主化之前,南韩民众若是有外于军事威权政府的政治想像,一律会被视为「从北」的「北傀附庸」。但朝向民主转型的历程中,在地域主义与两党政治运作之下,民主化过程中的韩国社会逐渐分成了保守派与进步派两大阵营。进步阵营在金大中与卢武铉主政时期,以对北韩开放性的阳光政策做为主轴,持续不断地以经济援助北韩,并且协助工业开发;而其后上台的李明博与朴槿惠政权,则与北韩保持距离,同时开启敌视北韩的对北政策。事实上对北政策的改变,显示的是进步阵营与保守阵营在对北观感、对美政策,以及对两韩统一模式上的显着差异性。而这种对北韩态度的差异,也成为「남남갈등南南冲突」(南韩境内,南韩人与南韩人对于政治价值理念以及统一方式认同的差异)的重要来源。

  此外,今日支持文在寅政府的进步派人士,在批评已成过去的保守派李明博与朴槿惠政府前,绝不能忘记的是:过去由金大中与卢武铉所代表的进步派政府,亦曾在民主选举的政权轮替过程中,被目前进步派所批判的保守派所取代。也因此,过去金大中政府与卢武铉政府在推动与北韩交流的阳光政策或包容政策时,被反对者批判:「不断给予北韩好处、与北韩交流,却完全无法阻止北韩迈向核开发之路,以至于完全没有改变北韩本质。」仍是当前居于韩国政治主流的进步派,必须努力克服的难题。

  南韩进步派观点与台湾可能的交流及对台湾的启示

  虽然目前南北韩关係相对缓和,同时与过去十年相较之下南北韩的关係已有不小进展,然而至今两韩关係仍处于高层政治协商阶段,鲜少底层民众的互动与实务交流。这与当前两岸关係「上冷下热」的发展,呈现出完全相反之样貌。对韩国来说,目前非常希望能透过「对话」,开启与北韩进一步的实务交流。也因此,韩国非常重视台湾在推动两岸交流过程中,至今为止所作过的法制化努力与交流经验。去年笔者曾陪同陆委会邱垂正副主委访问韩国「统一研究院」,当时仍服务于「统一研究院」院长一职的金鍊铁先生在接待来自台湾的访宾时,就向我们表达出其非常关切上述议题,同时希望能与台湾做更多的交流以吸收宝贵经验。事实上,这也是近年来韩国统一部会不时派遣推动实务工作的官员来访台湾的重要原因。

  对今日的台湾来说,金鍊铁部长的这本书,亦让我们能多有启发。在两岸关係日趋紧张的今日,以金鍊铁部长所代表的韩国进步派,如何透过对过去历史的省思,提出以南韩为主体观点的韩半岛政策与战略,值得台湾各界省思与学习。对照他所提出的三个视角,台湾亦应主张:「唯有认清台湾自身的定位、理解国际局势的发展与趋势,同时对中国有正确的认识与理解,同时还必须具备台湾主体的主动性、审视国际形势的整全性,以及关照两岸关係发展史的历史性,才有可能提出逻辑一致且稳定的两岸关係政策行动方案。」事实上,不论韩国与台湾,在民主社会与国际现势之下,各个政党所提出的对内或对外政策方案,都必须论理清楚明白、逻辑清晰一致,同时又符应历史事实,方有机会获得国际肯定与民众支持,进而形成具备一致性、可预测性,且有永续经营能力的政策方案。

(本文为《南北韩:东亚和平的新枢纽》专文导读)

两个各自独立却又渴望统一的奇特国家──《南北韩:东亚和平的新

书籍资讯

书名:《南北韩:东亚和平的新枢纽》 70년의 대화

作者:金鍊铁

出版:时报出版

[TAAZE] [博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