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台商老字号超级变身 搭上世足热

发布时间:2020-06-15 编辑: 查看次数:621

两个台商老字号超级变身 搭上世足热

一座座大力神盃纪念品,都来自位于东莞的玮光集团

世界盃足球赛正热,各媒体频繁出现世界知名的球星,还有场边加油的俊男美女,你可知道,在他们身上,台商的影子无所不在?

世界盃足球赛打得火热,台湾球队虽缺席赛程,但在足球经济产业链上可不。

球衣经济,台湾纺织业一向是大赢家,如远东新、儒鸿等几家知名纺织厂,在足球员衣物的供应链上举足轻重。周边经济也是台厂参与重点,在足球相关产品供应链上,多有参与,例如位于东莞的台商玮光,抓住纪念品商机,台湾宜兰的蜡艺实业,则把重点放在球迷的身体彩绘。

赛事之外,球迷争相收藏的「大力神盃」纪念版,除了欧洲、俄罗斯市场以外的其他地区,全由FIFA(国际足总,世界盃足球赛主办单位)授权玮光生产、销售;球场上,球迷用「彩绘笔」在脸上、身上涂绘各国国旗标誌,则来自蜡艺实业代工生产,世足一开打,短短一个月就卖出一百万枝。

不只世足,玮光、蜡艺早就是各大国际运动赛事周边产品供应链的常客。这两家企业有不少共通点,像是近三十年的悠久历史,都曾因转型成功而在世足赛能有一席之地,现在,则正面临世代交替、思考如何从代工转型品牌商。

创意发威 他做出FIFA认证大力神盃

「三十万座奖盃卖完,市场价值(市场终端销售金额大约二亿元人民币(约九.五亿元台币)吧。」来自台湾的玮光副总经理周果为说。

每座黄橙橙的仿製金盃底盘,都印着「Manu factured by Wagon(玮光製造)」。对消费者来说,这不过是确认奖盃由FIFA所授权的玮光所製造;但对玮光来说,却是白手起家,一人赴陆拚搏,历经多次转型,从七人团队成长到二千名员工,终至踏上国际舞台的荣耀。

一九九二年,在台湾从事珠宝首饰设计的李振添飞到中国东莞,从七人团队做起,专攻项鍊、手鍊等,无法量产的珠宝设计;直到有人建议他,何不设计能够量化生产的高档徽章?于是李振添下定决心做转变,原本有如家庭手工业般的小工厂,逐步从调整生产流程开始,规画含锌合金射出、入色等工艺产线,让生产规模化;这个转向,改变了玮光的命运。

一开始,玮光的主力商品是贩售金属相关礼品,李振添靠着优异的设计工艺,成为徽章、手机壳、时尚精品配件的代工厂,迄今精品金属类配件仍占总营收九成,例如世界知名品牌Coach的饰釦等,就由玮光代工生产。

九四年,一家贸易商找上玮光,为FIFA授权厂商的徽章代工,这笔三百万元人民币(约一千四百万元台币)的订单,让玮光首度与世界盃足球赛结缘。

日后,连着三届,玮光都成为世足周边商品的代工厂;各大国际赛事,例如冬、夏季奥运及亚运等,运动周边礼品代工订单也纷纷找上门,玮光俨然成为运动周边商品的代工专业户。

北京奥运蹲好马步 争营销授权为品牌铺路

二○一○年,FIFA直接找上玮光,赫然知道玮光早已为世足周边礼品代工了四届,惊呼「原来玮光已经有这幺多年为世足代工的经验」。

「北京奥运对玮光来说,是很重要的转捩点。」二○○八年,李振添不甘只为他人作嫁衣、主动争取成为北京奥运授权的徽章生产厂商之一。周果为认为,这次出击,让玮光获得国际赛事单位认证,等于玮光生产製造能力获肯定,也大幅提升创意设计能力,更为玮光奠下日后直接取得世界盃足球赛授权、销售的基石。

周果为表示,为了让产品设计更有「原创性」,且因应北京奥运对设计产品的大量需求,玮光在原有的二百人设计团队之外,又另组成十人创意团队。而且为了更有效率,将原来二百人团队分工,各自专注于2D、3D、3D建模;来自各行各业的十人创意团队,则负责前端发想、画草图,再传递至后方,让设计流程能够更有效率。

从二○一○年起,玮光接连三届拿下世界盃足球赛的金盃、徽章等商品授权,品项相当多元,也得以在北美、亚洲等区域销售,今年又增加中非、中东等销售区域。周果为表示,以往销售方式是由各国贸易商或代理商上门採买,今年玮光比以往更积极,主动整合日本、东南亚等销售渠道,瞄準两年后的东京奥运、及四年后的二○二二世界盃。

「生产商只能配合市场需求调整供需,在利润获得上,处于被动角色,必须建立自有品牌,才能化为主动,在此之前,得先掌握销售渠道。」周果为透露。

看似一路顺遂的转型路,玮光老董却一度做出「收厂决定。原来,长期为国际赛事代工周边商品的玮光,在北京奥运时,业绩达到巅峰,员工规模也扩张至接近三千人,没想到北京奥运结束之后,业绩大「跳水」。老董一度考虑见好就收,却因当时二代李哲瑜、现任总经理一句话,出现契机。

当时才二十四岁的李哲瑜抛出一个思考:「为何不用现有器材,做不一样的生意?即知即行的他付诸行动,赤手空拳到美国找订单,逐渐将玮光从礼品製造商,转型成时尚精品配件代工厂,这一个改变,让玮光业绩大跃升,短短六年时间,业绩就比○八年成长了两倍,缴出二代接班第一张成绩单。

朝自建品牌迈进,是玮光二度转型的十字路口上的决定。「我们正在草创品牌,像是女用包包、雪茄盒、手机壳等。」周果为透露。玮光做了近三十年代工,转型品牌商是当务之急。站在父亲打下的基业,李哲瑜能不能透过世足盃当跳板,将这来自台湾的品牌拓展全球,是他的下个挑战。

蜡笔建功 球迷脸上的「三色旗」来自台湾

狂热球迷爱在脸上涂抹各国旗帜,例如德国球迷会在脸上涂抹黑、红、黄的三色旗,这种景象是世界盃、欧洲盃足球赛上常见的独特景观。位于宜兰的蜡艺实业出产的「三色人体彩绘笔」,就是促成这种奇特景观的功臣之一。

「今年世界盃就卖了一百万枝!」董事长徐德忠透露,其实从去年七、八月开始,国际大厂就陆续下单,光询问的订单量就高达「五百万枝」。儘管蜡艺实业在台湾、上海、越南都有厂,每月的产能就算满载,也不过二十万枝三色人体彩绘笔,实在无法负荷庞大数量的订单,因此,徐德忠目前正在计画扩增产线,明年有机会增加到月产能五十万枝。

蜡笔产业是低利润产业,为了降低成本,上个世纪末期,台湾蜡笔厂商都陆续迁厂西进中国,一九九○年成立的蜡艺实业虽然也陆续在上海、越南设厂,但保留了宜兰厂,成了台湾硕果仅存的蜡笔厂。

但是要让蜡艺实业能够永续,就必须转型做高附加价值的产品。出身台大化工系的徐德忠自行研发,陆续开发了各种新品,像是环保白板笔、家具修补笔等等,最后在十多年前,让他找到了主力产品「人体彩绘颜料」。

两个台商老字号超级变身 搭上世足热
假日时,蜡艺彩绘的人潮总是络绎不绝。

温度管控最适製程 转型高附加价值产业

蜡艺的人体彩绘颜料必须通过化妆品级检验,才能直接用在人体上,却也让产品利润瞬间成长至一○%,成为蜡艺业绩长红的新品,也意外让企业与世足这类国际赛事接轨。

「因为看到彩虹,所以想到可以做出六种颜色合成的人体彩绘笔。」徐德忠说,要把各种颜色结合在一枝彩绘笔上不容易,製作过程温度如果过高,颜色就会糊在一起。因此有化工背景的他,找到最适製程的温度管控,让产品终于问世。

能生产各色彩绘笔的徐德忠,在到欧洲参展时,看到各国飘扬的三色旗,灵机一动,推出三色彩绘笔新品,从此就成了抢购热销商品。

蜡艺实业目前年营收约两亿元新台币,人体彩绘颜料就贡献约六至七成业绩,徐德忠曾在接受採访时说过「除了台湾九二一地震、美国九一一事件后,公司业绩没有退步过。」但这次他却异常保守地说「过去两三年,营收饱和了。他表示,儘管国际市场上很多都用蜡艺实业的产品,但市场规模毕竟不大,因此他这几年也开始思考拓展产业领域,例如化妆品产业。

「去年德国厂商就找我们代工一款口红。」徐德忠表示口红与蜡笔生产模式差不多,且自家的人体彩绘也是化妆品等级,跨越领域容易,但原料成分和製成细节需要调整,「股东建议我做面膜,但我觉得还是要跟原来的领域接近。

徐德忠表示,未来三到六年,将交棒给儿子徐凡经营,自己则要投入更多时间在化妆产品如口红、粉底等的研发。

两个台商老字号超级变身 搭上世足热
一个新点子,让蜡艺实业卖出长红商品「三色人体彩绘笔」,成为国际各大赛事球迷的爱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