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北京小伙子的「挖矿」梦,为何让张忠谋这幺开心?

发布时间:2020-06-15 编辑: 查看次数:273

两个北京小伙子的「挖矿」梦,为何让张忠谋这幺开心?

回顾 2017 年,半导体业的最大惊奇,就是第三季突然窜出的比特币挖矿晶片需求。业界估计,该季对台积电的营收贡献,甚至与当红的 Nvidia 不相上下。「一年以前我们还不大知道什幺叫比特币,结果现在跟我们买了很多晶圆,」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接受《天下》专访时高兴地说。更神奇的是,垄断全球八成挖矿机晶片的比特大陆,竟是两个 30 几岁的北京小伙子,在短短 4 年内打造出来。

疯狂飙涨的比特币从 2017 年初的 1,000 美元左右,全年涨了 19 倍,兑美元价格,一度在 12 月逼近 2 万美元。虽然之后,又重挫超过 30%,但这个大起大落的惊人走势,不只是今年全球的热门投资话题,更为半导体业带来一阵意外的及时雨。

这得从 2017 年 10 月 19 日台积电第三季法说会说起。当时,许多法人都注意到一个不寻常的数字,台积电的运算业务,竟较前一季大增 46%。

台积电共同执行长刘德音解释,这来自一股又急又猛的虚拟货币挖矿需求,为第三季营收挹注了 3.5 亿到 4 亿美元。这样的营收涨幅,预计也将延续到今年第四季。

一位外资分析师估计,连最具指标性的 AI 概念股 Nvidia(辉达)第三季的 AI 相关业务,约只占台积电营收的 1% 左右。但比特币却已占到 5%,与整个辉达差不多,「AI 讲得震天响, 结果还比不上比特币,」一位资深业者转述台积电主管的感叹。

在这幺短的时间内,这幺大量的需求究竟来自何方?很多人都将眼光移向北京中关村一处创业园的 3 号楼,白底招牌大字印着「BITMAIN」(比特大陆)。

联博证券进一步指出,比特大陆将成为台积电 2018 年量产的最先进 7 奈米製程的第一批 5 个客户之一,与高通、辉达、AMD、海思并列。

一位不愿具名的台积电大客户主管表示,比特大陆一年在台积电下的订单高达 15 亿美元,足可列入台积电前十大客户。

也因此,最近 3 个月以来,比特大陆北京总部都有络绎不绝的外资分析师、台湾半导体业者到访,好奇的想探探这家半导体业的超级新秀,以及比特币的底细。

一位外资分析师指出,一开始,台积电对这家没没无闻比特币公司的「急单」,还半信半疑。前后派了两批人去北京总部看过才愿意拨出产能。「但是要求先收现金再出货,因为风险太高。不然一般客户是可以先出货再收钱的,」他说。

手握全球最大矿池  ASIC 晶片近八成市占率

比特币问世的 2009 年,该年 23 岁的比特大陆创办人吴忌寒刚从北京大学拿到经济与心理系双修的学士学位,一脚踏入投资分析师的世界。

4 年后,吴忌寒决定离开,创立比特大陆。非技术背景出身的他,想起了出身中科院的詹克团。在一次路边推销的过程中,吴忌寒碰上了 DivaIP(天津迪未数视科技)的业务人员,从机上盒业务,辗转认识了大他 7 岁的天津迪创办人詹克团。

那时起,吴忌寒说服詹克团将天津迪併入比特大陆。吴忌寒对比特币的知识与判断,加上詹克团在 IC 设计的专长,让比特大陆在 6 个月内,就推出第一代蚂蚁矿机。

《天下》多次联络比特大陆,甚至致电詹克团,都拒绝受访。

但中国媒体均报导,吴忌寒是世界「比特币首富」。「业界传言很多,外传他(比特大陆)一年赚 100 亿到 150 亿人民币。但那是挖矿收入,因为他目前全球算力最大,据说占全球开挖量的 50%,」一位参观过比特大陆的半导体业主管说。

「矿场」设在内蒙古,是因为这里是全中国电力最便宜的地区。电费,是生产比特币最主要的成本。

两个北京小伙子的「挖矿」梦,为何让张忠谋这幺开心?

比特大陆研发的蚂蚁矿机 Antminer S9。

在虚拟货币的世界,比特币的系统设定上限是 2,100 万枚,唯有透过「挖矿」或是交易才能得到。挖矿的过程,就是透过系统的运算能力,在一道道複杂的难题中寻找解答。

答案正确的人,就能获得比特币为报酬。只是,算力愈强,解题速度愈快,消耗的电力愈大、成本愈高。想提升算力,除了跟其他矿工结盟打团体战,就是提升运算晶片的性能,让挖矿机速度更快、更省电。

比特大陆一战成名,靠的就是蚂蚁矿机(Antminer S1)和背后挖矿专用的 ASIC(特殊应用积体电路)晶片。

2018 最大变数:筹资与产能大战

为了让矿机算力更高、更快、更省电,挖矿机内部的晶片逐渐专业化,从一般电脑的 CPU,走向显示卡的 GPU(图形处理器)、FPGA(可程式逻辑匣阵列),运算效率不断提升。ASIC 则是专为比特币挖矿设计,去除了不必要的功能,提高算力也减少能耗。

比方说,一般笔电里的单核 CPU 哈希率(hash rate,指的是比特币网路的每秒运算能力,数字愈高,算力愈强)大约是 0.0005GH/s,电源效率约 20万 J/GH。而比特大陆一开始推出的 55 奈米 ASIC,平均哈希率则是 1,000GH/s,电源效率约 1.1J/GH,也就是用更少的电,达到更高的算力。

虽然电源效率高,但相较于显示卡的 GPU 可以挖不同币种,ASIC 专用矿机也较为受限,只能挖单一演算法。再加上巨大的噪音,也曾让台湾资深「矿工」朱昱翰打退堂鼓。

两年前,趁着比特币站上 1,200 美元的价格高点,朱昱翰开始加入矿工的行列。挖矿的日子里,他也买过 ASIC 矿机,但「一台专业矿机像是家里住着一台波音 747」,朱昱翰决定挥别比特币挖矿机,改挖以太币、音乐币、鲸鱼币、Zen。

2016 年 6月,比特大陆推出的 ASIC 晶片,是台积电 16 奈米製程的 BM1387。以哈希率来说,16 奈米 ASIC 晶片的算力,几乎是创业初期 55 奈米 ASIC 晶片的 13.2 倍,电源效率也是 10 倍左右。因此,儘管比特大陆为首的挖矿 IC 公司,自然成为摩尔定律的虔诚信徒,对于先进製程的需求近乎饑渴。

但比特币大起大落的特性,也让财务保守的台积电对这类客户「既期待又怕受伤害」。

也因此,当业界预期比特大陆可望在 2018 年挑战海思的中国第一大 IC 设计公司地位。一位半导体业主管却指出,比特大陆抢不到 2018 年台积电 12、16 奈米足够的量,只好去下其他代工厂的 28 奈米製程,结果听说算力还不到原来的一半。

即便抢到足够半导体产能,有没有足够现金付款交货也是比特大陆的一大挑战。

2017 年 8 月,比特大陆接受《彭博》採访时指出,这间总部位在北京的公司估值「数十亿美元」,且正在考虑股票上市。一个月后,《彭博》再度报导,比特大陆正在筹资 5,000 万美元,而红杉资本(Sequoia)和 IDG 资本(IDG Capital)都是投资人之列,但三方都不愿证实。

「比特币首富」还需要募资?业界指出,这次募资部分原因主要为了筹钱付款给台积电。

当《天下》请问一位台湾 IC 设计大老,为何没有台湾厂家投入比特币挖矿晶片?

他的回答是,「如果半年之后,全球禁比特币交易怎幺办?」

这股狂热的最大赢家比特大陆也正未雨绸缪,致力将营收来源多样化。

业界指出,比特大陆前几代晶片,原先主要靠台湾的创意电子协助设计,但大幅扩充技术团队之后,最新一代产品已经有能力自己设计。

而且近来还在台湾挖了一个外商的台湾团队,有数十个工程师之众,以此为核心大肆招兵买马。打算进军 AI 晶片其他产品。

这家史上成长最快速的 IC 公司,还能做出什幺惊人之举,业界都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