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截肢的手还会痛?大脑还记得健全的你…连幻肢阴茎都能高潮

发布时间:2020-05-28 编辑: 查看次数:355

被截肢的手还会痛?大脑还记得健全的你…连幻肢阴茎都能高潮

文/山姆‧肯恩 Sam Kean

译/吴莉君

神经学家赛拉斯‧威尔‧米契尔(Silas Weir Mitchell)对幻肢症做了最棒也最具原创性的研究。在他之前,比较少人愿意承认幻肢存在,因为可能会被贴上傻蛋的标籤。比较有同情心的米契尔认为,他的截肢患者里有九成五体验过幻肢的存在。有趣的是,这些幻肢的分布区域并不平均:患者觉得上半身的幻肢比下半身鲜活,手、手指和脚趾的真切感胜过腿或肩膀。

虽然大多数人的幻肢都是瘫痪的,都是冰冻成一种姿势,但有些士兵确实可自行「移动」他们的幻肢。有个士兵会在风吹起时,出于本能举起他的幻臂抓住帽子。另一个缺了一条腿的士兵,半夜一直醒来想去上厕所;他会在昏昏沉沉中把幻腿伸到地板上,然后跌倒。

米契尔也对幻肢痛做了探测。抽筋或坐骨神经痛会在幻肢上跑上跑下,一波大约持续个几分钟。幻手指和幻脚的疼痛比较不剧烈,但更教人疯狂,因为会痒——痒却无处可搔。压力会加重不适感,打哈欠、咳嗽和尿尿也是。最重要的是,米契尔判定,如果士兵在截肢前夕曾感受到某种痛苦,例如指甲戳进手掌心,这是肌肉痉挛的常见后果,该种痛苦往往会「戳印」进神经里,然后在幻肢上持续好几年。

被截肢的手还会痛?大脑还记得健全的你…连幻肢阴茎都能高潮


▲米契尔(图/维基百科)

米契尔也提出几种相关理论,说明幻肢来自何处。这些患者的残肢经常在支撑神经被切断的地方大量生长。这些「增生物」对触觉相当敏感,造成很多人无法装上义肢。米契尔根据这种敏感性推论,底下的神经肯定还可激活,还可在大脑里乒乓作响。因此,大脑里某些部分并不「知道」那个肢体已经离弃岗位走了。

为了进一步证明这点,米契尔举了一个真实案例,说明他如何让一名病患的幻肢复活。这名患者几年前已经不再感觉到幻肢存在(这种情形时有所闻),但当米契尔在他的残肢增生物上施加电流时,他感觉到他截掉的腕部和手指突然又出现在残肢尾端——就像戴德洛在降灵会上的感觉。「噢,那只手,那只手!」那名病患大叫。这起案例表明大脑的确能从残肢上得到信号。

米契尔也暗示大脑本身和幻肢有所牵连,这是一项重大发展。许多退伍老兵虽然几十年前就已经失去主要使用的那只手,但他们还是会梦到自己用那只手吃饭写信。和刺激残肢不同,这是纯粹的心智现象,因此它的源头肯定是在大脑里。更引人注目的是,米契尔发现有些人在婴儿时期就失去手或脚,也就是说,他对那只手或脚根本没有记忆,然而他们还是有幻肢经验。

米契尔根据这些案例做出结论,大脑肯定对完整的身体保有一种恆久的心智再现(mental representation)——四肢健全的「骨架」(scaffold)顽固地抗拒截肢的事实。大脑的私密形上学就这样战胜了物理上的现实。

其他科学家的日后研究,也证明并补强了米契尔的洞见。例如,米契尔关注截肢前的痛苦或麻痺如何在幻肢上得到延续,后来的科学家则发现,比较无害的感觉也会戳印在幻肢上。有些截肢者可以感受到手上的婚戒和劳力士,而那些可以用膝盖或趾关节替暴风雨做气象预报的关节炎患者,他们的幻肢也有这项特异功能。

▲罹患幻肢症的猫,仍会用幻肢左前脚试图拨猫砂

此外,神经科学家也证实米契尔的猜测,大脑里确实有一副与生俱来、四肢健全的骨架因为即便是一出生就缺手缺脚的婴儿,也可感觉到幻肢的存在。有个天生没有前臂的小女孩,在学校里可用她的幻肢手指算算术。

医生们也已经为美丽新世界里的幻肢进行编目。拔牙可能会产生幻齿。子宫切除会出现幻性的月经和分娩痛。动过大肠直肠切除术后,患者可能会感觉到幻想性的痔疮、肠蠕动和胃胀气。还会有幻阴茎加上幻性勃起。大多数的幻阴茎是在罹患阴茎癌或榴霰弹意外后发生,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愿去想像这种情况。

不过和幻肢不同——幻肢通常会冻结成爪子状并带来疼痛感——男人发现幻阴茎时通常还满愉快的。因为它们的真实感非常强烈,甚至在阴茎剪除后几十年,当它勃起时还是会让某些男人走起路来怪怪的。更夸张的是,有些男人的幻阴茎还能引发真正的高潮。以上这些案例全都显示,大脑里确实有些感觉和情绪是跟幻肢密切相关。

*延伸阅读:蛇行驾驶害死妻子 2年后妄想症患者发现她的头长在自己肩上

*更多大柠檬精选深度好文

*本文摘录自《外科医生与疯狂大脑决斗的传奇:神经学奇案500年,世界最古怪病症的不思议之旅》

被截肢的手还会痛?大脑还记得健全的你…连幻肢阴茎都能高潮

译者:吴莉君